韦德1946国际

×
韦德1946国际美文友情文章文章内容

朋友圈里的朋友

由 深谷幽兰 发表于 2019-05-14
        初夏的天忧郁着,无晴又无雨,好象积累着厚厚的心事。云黑着一张脸,凑在一起诉说着各自的忧伤。
        午后的云层更低,仿佛就要从天上掉下,树似乎受了云的压迫,忧郁地在风中瑟瑟发抖。我不知道是春天受到寒冷的胁迫,还是初夏背叛了应有的温暖。昏暗的天空加速了黄昏的来临,夜落井下石般地袭来。路灯不得不提前亮起,却也是无精打采的孤立在风中。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天气,胃口是不大好的,饭也就不想做了,到饭点总要吃点什么,不然生活总觉得缺少一道工序。
        我抓了两把米,加入几粒红枣洗净放入电饭煲中,打算煮点粥作今天的晚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电饭煲在厨房里认真地工作着,我在岗位上认真地忙碌着。待我忙完想起了我的晚餐,己临近夜间九点,我盛了一碗白粥拍了张图片发去了朋友圈,并配上文字——白米粥的人生岁月。想着会收到几个赞?看看会不会有人关心我为什么只吃白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很少发朋友圈的,不在朋友圈忙碌,也不在朋友圈学习,只做真实的自己。偶尔发动态,也只是想发动态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网络的发展,手机的普及,朋友圈成为许多人晒美食,秀恩爱,发自拍,显摆的场所。然而有些人,习惯用朋友圈记录生活,我皆不在此列。要说有吧!只是想把一些美好的、正能量的东西分享给朋友,偶尔的逗比与腹黑也只是想让朋友经过我快乐的驿站,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在朋友圈努力着,有的人在朋友圈锻炼着。朋友圈是一个看得着,摸不到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感慨没有真情,也没有真正的朋友,翻开通讯录,却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。庆幸我还有可以陪我聊天、陪我逗比、听我诉说心事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真正的朋友不需要很多,能够关心你的冷暖,懂得你的欲言又止便好。能够在你郁闷的时候陪你说说话,听听你的心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通讯录里的朋友不多,朋友圈里的人更少,但我相信被我称作朋友的人是可说说话,相互关心的人。而不是躺在通讯录里那一串冰冷的字符,滥竽充数为装门面而用的数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图片发出来了,果然引起一些人的注意,也只是随意的点个赞,那些人是不管你忧伤或是快乐,也不会打开链接,只是看到更新就随手一个赞,没有什么实质意义,也谈不上关心与互动。仅仅是因为他们在上网,而又看到我的动态更新。
         当然朋友圈里也有那么几个朋友,会随着我的动态忧而忧,喜而喜,乐而乐。会与我一起分享快乐,会为我解忧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便是其中一个,看到我晒出的一碗白米粥,便问:“你吃这么素,是想成仙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神仙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,怎么说我成仙了呢?我又不是不吃,只不过是,我人懒,又木钱,吃点简单的就行喽。离成心啊!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?”
        他调侃着说:“你那是神仙吃的,凡人那能不开荤,吃这么素的食物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反问他:“那你说我们这些凡人都吃些什么呀?大鱼大肉?多贵,我哪里买得起,还是吃点清汤寡水的便宜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嬉笑着说:“叫姐夫给你做吃的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所谓姐夫,就是我的老公,因为别人都喜欢叫我月姐,所以,老公也得了个‘‘月姐夫’的称号,很多人,包括他、口中的姐夫在这里指的是我老公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还在店里呢,再说了月姐夫只会给我做蛋炒饭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蛋炒饭也很不错的,有人做总是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他又接着说:“对了,现在生意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 因为我还在店里,他才会有此一问。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生意难做,我也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不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安慰我说:“能发工资就行,管他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是啊!能发工资就行,可是老板招员工,是为了给他挣钱,既然挣不到钱。要员工何用?钱又从何处而来。
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着说:“可能我要失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听说我要失业,他好像也不高兴,跟着发来一串忧伤的表情。接着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说:“嗯,再找呗,我可能也要失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个大企业的职工,在编制内。具体什么工作,我没有仔细问过。我想着应该比我这个打零工的强上百倍。在我的想象中,他是不可能失业的,所以他说他会失业,我也只当是玩笑话,或者是为了不刺激我这颗受伤的小心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,我疑惑地问道:“你怎么可能会失业呢?”
        他长长地叹一口气:“唉……。”没有说什么,我看他欲言又止的情形,也许他真的有什么苦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安慰着他,也想逗他开心,我说 :“不要那么叹气啊,大不了我们去过原始生活呗,你负责打怪兽,我负责采野菜。”
        这话虽是说给他听的,也是说给我自己听,我不会轻易认输,逆境中也保持着乐观的心态。不想被困难打到,就微笑着迎难而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上由阴转晴,发来一串微笑的表情:“原始生活有趣,嘻嘻。”
        这回轮到我懵圈了,我想过那种原始的生活其实也只是想想,我知道我现在还有很多责任,我是过不了那种生活的。
        他好象看出了我心里的不快乐,发来一串加油努力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要逃离这喧嚣的社会,但我又怕活不下去。”我幽幽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他也跟着来了一句:“逃是逃不掉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我逃不掉,我没法逃掉,我有这么多责任在肩上,我逃了他们怎么办?我没有找到依靠,自己却活成了别人的依靠,我能又怎么办呢?所以我说:“再过十年吧,我小孩长大了,我就不用操心他们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也许再过十年,可能也不再有父辈让我操心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再过十年不就到了不惑之年了吗?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认为我还很年轻,其实我早就过了不惑之年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惑之年,早就过了,你以为我还年轻吗?老了。”我自嘲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他说  “你想祖母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我很奇怪他会有这样的问法,我没有祖母,外祖母也没有。所以我说:“我奶奶早死了,外婆也早死了,所以没有祖母可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笑嘻嘻地说:“那你是想孙子孙女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儿子,女儿还在上中学,他的调侃让我有几分尴尬,又有几分伤心。我因为没有儿子被妯娌姑嫂取笑奚落,被丈夫冷暴力,这无疑是勾起我的伤心事。于是便没好气地回答:“我想孙子孙女,我哪来的孙子孙女可想?你这疯老头又在说疯话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听到我带刺的话语,他憋红了脸,幽幽地说:“我是老了,但也不至于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看他生气的样子,我就很想笑:“你有多老啊?只不过大我一岁而已,想不到你还真的会生气啊。”我和他调侃惯了的,虽然说了些出格的话,也不至于会真生气,过一会儿,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上又一次阴转晴,露出了红红的大太阳:“我没那么小气,我还要等你,等着和你一起去过原始生活呢!”这一开心激动,也会让人语无伦次吗?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    他的老婆我也认识,我习惯叫嫂子,她也昵称我为小月。玩笑也仅仅只是玩笑,我挑衅似地说:“我才不和你去过原始生活,你又不敢和我一起
         他笑笑说:“我开玩笑的,看把你吓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这肯定是开玩笑的,因为我不可能去过原始生活,也不可能和他去。他也不可能和我去,我们都有家庭,我们都是为家庭、为自己负责的人。我们也是朋友,所以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哈哈地笑道:“你以为你会吓得到我吗?我只是先有了别人而已。”我故意丢出了一个包袱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故作生气的说:“你先有了别人,什么意思啊?。”没想到,他又丢回给我一个包袱。
         哼哼,你是难不住我的,我露出一个调皮的微笑:“我偏不告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不说,他偏偏还要再追问:“别吊我的胃口,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露出一副鬼脸,调侃道:“我就偏偏要吊你的胃口,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显得有些不甘心,又有些无可奈何:“你不说算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想到他的不甘心与无可奈何,我不禁有些得意:“不是我不说算了,你难道还能逼我说出来吗?不可能滴。”
    他说:“不说算了,我还不听呢!”
   接着他又发来一张在火车站的图片。
   我问他:“你这是要去哪里呀?”
   他回答:“回家啊!”
   “去与嫂子团聚吗?”我有点明知故问。
   他笑嘻嘻地说:“当然了,我们难得团聚一次,哪像你们呀,天天都腻在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爱人也是一个打零工的,经常在全国各地到处跑,一年里在家的日子也不多。他挣的钱会拿来家用,我也懒得过问他在外面的行踪,我只是不愿满世界去嚷嚷老公不在家。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说:“你别挖苦我了。”
   他很干脆的笑道:“我不挖苦,只挖人。”
   看他这样嬉皮笑脸的样子,我也想吊他一吊,我说:“求带走,你要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要啊,你等着,我马上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笑笑说:“我在原地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发了一个很开心的表情: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也发了一个请的表情:“来吧,来吧,我等你在原地。”后面不忘加上一串调皮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 他笑笑说:“你别勾了,你再勾我就回不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呀!这柳下惠动凡心了呀!哼哼!有戏,有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回不去就别回去了,要不咱们私奔吧!”
        他发来一个惊讶的表情:“私奔,真的假的呀?”
   “ 真的呀,不过你得先给我带点甜品过来,让我有个甜蜜的回忆。”我趁机敲诈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情在一串惊讶中,欲言又止:“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趁机挑衅:“你敢来不?”
        停了一会,他象是给自己打气,又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:“你等着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,记得给我把甜品带过来哈。”调侃也不忘敲诈勒索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你先来个自拍,我看你在干啥,有没有在骗我?”
        哟!这家伙还想到查岗哩!可查岗也轮不到他查,那是我夫君的事。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干嘛要骗你呀?”彼时,我也真在店里的,只不过是刚刚忙完,偷会懒而已,在职在岗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催促道:“来个自拍吧,看你有没有跟你家亲爱的在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是不见店面不死心呢!好吧我成全你。于是我用手机在店里拍了一个环形视频,我告诉他我正在店里,我老公还在上班。
         视频中没有出现我,他挑刺地说:“不敢就算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有什么敢不敢的,你又不是没见过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岔开了话题,说:“是不是又忙着当婆婆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略微一怔?他为何有此一问。想想可能是前几天我在朋友圈晒了一张红衣新娘的图片,并配文:“看,我儿媳妇漂亮吗?漂亮!可惜儿媳妇被儿子带走了。”他知道我没有儿子,又怎么会相信我发的图片呢!不过那新郎确实叫过我“妈咪”。我只是一个听者的角色,那孩子成家立业我很高兴,我没见过他,也很少联系。
         娶了儿媳妇,就会有孙子或孙女。儿子的孩子应该叫我奶奶的,但是他们那里习惯称婆婆。 
 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儿子,哪来当婆婆奶奶之说,所以我就怼他:“你个疯老头又在说什么疯话?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为自己辩解:“你不是刚娶了儿媳妇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玩笑可以开,但若不加思索,信马由缰地胡话,那肯定是情商低的表现,也会让人生厌。
 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我肯定是生气的,这玩笑已经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范围。其二,我因为没有儿子受到夫家人的奚落与贬谪。再有,如果一个人老是在某一句话上纠缠,那么也可以断定他的动机已经开始不纯了。要不,就是想在已愈合的伤口上撒盐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并不知道他属于哪一种心理,只是看到这一句话便心生厌恶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没好气地说:“死远点,脑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五个字满是厌恶与愤怒,我是不轻易骂人的,谁叫他触碰了我的底线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我们的聊天会就此结束,我也准备转移目标,去找群友逗比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叮咚,叮咚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手机提示音响起,他发来一串尴尬的表情:“你,现在生意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生意不好啊!” 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能开工资就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不想干了,想休息几天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不是我想偷懒,也不是想跳槽,是业绩完不成,不想听老板的训斥,不想被炒鱿鱼,还不如自己另谋出路。与其在那一个小圈子里混吃等死,不如出去拼一把。趁现在还赌得起,输得起,赢了,安心努力拼搏,输了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想休息就休息吧!钱是挣不完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唉!他哪里又明白我的处境,或者他明白却不愿揭我的痛。钱是挣不完的,可我需要钱解决生活所需。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过几天再说吧!”
        他安慰我说:“换个工作吧!你这么能干的人,到哪里都会有人要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我要找一份工作并不是难事,但要找一个好点的工作却不容易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现出无奈的苦笑:“我有什么好能干的,我只不过是假装坚强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不想干就不想干了呗,让姐夫养着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丈夫是会给钱家用的,他的“养”也只是保证我的温饱,而我却不愿被他当成老妈子呼来唤去,不高兴时被数落的对象。我能养活我自己,为什么要呆在家里,为什么要依附于别人。我说:“我又不是养不活自己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女人不要太强势,太强势不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着说:“唉!哪个女人不想小鸟依人呢?不想有个依靠,最后发现自己成了别人的依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笑笑说:“你太强大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:“我无可奈何,没有选择,不得不假装强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时间也过去了二十分钟,他方才想起问我:“你吃饭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我回答:“严格地说,没有,饭是有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疑惑不解:“吃饭还有严格与不严格之说吗?到底是吃了,还是没吃?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调皮地回答:“刚才尝了一下,饭是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又接着说:“不想吃白粥,心情不好,你送点好吃的过来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就先送点好吃的过来吧!女生要是心情不好,就是逛吃、逛吃,再加上买、买、买。逛,不能,买,没钞票。就剩下‘吃’这个小小的愿望了,你也不满足伦家。”我假装生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你要求也太低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现在连吃的心情都没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他又问:“你是不是上火了哇?”
 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不是要赶火车回家吗?不会聊着聊着就忘了吧!我偷笑:“你几点的车呀?会不会是不想走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嗨,他到是挺配合的:“我是有点不想走了,不过,等我发财了,就可以给你去买好吃的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现在没发财也可以买,你可以买点便宜的呀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你这么好打发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不是我现在好打发,我要求太过高了会把你吓倒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夜已渐深,天黑着一张脸,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。夜风吹着树叶,在喧嚣的城市里孤独地鸣唱着自然的音符。人们来去匆匆,谁也不愿停下脚步,谁也没有回头张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拧干了拖把,准备做了卫生关门回家,门外走进来一对夫妻,成就了我最后的一单生意。我匆匆收拾好东西走向站台,还好,我赶上了回家末班车。
(0)
分享到
最近评论
暂无评论
相关阅读
我的拖延丢了你 孝不能等,常回家看看 朋友,有空来坐坐 青春的回忆是淡淡的忧伤 老友依旧 回忆兄弟情 军营,我的第二故乡
韦德1946国际 seobbb.com 版权所有
韦德1946国际官方App美文随笔句子/阅读写作